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之高手解料 > 侯尼勋 >

拖欠千万货款宠宠熊被供应商告上法庭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侯尼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继一个多月的宠宠熊“关停事件”之后,有关宠宠熊的消息少有耳闻,几乎快要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过,最近来自悠派科技的一纸诉状,又将“宠宠熊”拉回到了大家的关注圈。

  9日,来自芜湖悠派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悠派科技”)一则公告,让宠宠熊的“不知下文”有了一个“回声”。

  公告指出,悠派科技旗下子公司芜湖吉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派公司”)向安徽省芜湖市鸠江人民法院起诉了宠宠熊创始人吕少华以及第三人或其他利害相关人上海宠宠熊宠物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宠宠熊公司”)与法人徐飞飞。至此,牵扯双方之间的经济纠纷案浮出水面。

  自2015年10月起,宠宠熊公司(曾用名:上海宠宠熊贸易有限公司)开始在原告吉派公司处采购商品。2017年3月1日,双方再次签订《2017年度主购货合同》,合同约定:宠宠熊公司根据需求,以订单方式向吉派公司订货;宠宠熊公司采取的付款方式为月结+60天,即1月份产生的账款,3月底之前付清;在合同有效期内,如合同一方出现单方面违反合同行为且给对方造成经济损失,守约方可即行以书面通告的形式提前解除合同,同时具有保留相关损害赔偿的法律权利。

  被告吕少华原为上海宠宠熊宠物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6年9月21日被告吕少华作为法定代表人以个人身份与吉派公司、宠宠熊公司签订三方《担保协议》,约定吕少华对宠宠熊公司履行主合同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合同签订后,吉派公司依约继续向宠宠熊公司供货,截止2017年9月5日,宠宠熊公司累计拖欠原告10,697,820.90元(包含开票税费,不含库存产品)货款未支付。

  但自2017年9月5日起,宠宠熊公司突然将供货平台关闭,导致原告无法继续供货,宠宠熊公司向原告预定的部分产品至今还在原告仓库尚未提货,该部分库存产品总价1,130,514.82元;此外,原告为宠宠熊公司产品定制的包材、辅材尚余库存总价为264,341.96元。上述产品为双方约定的专供宠宠熊公司的产品,吉派公司无法向其他单位销售。

  原告于2017年9月12日委托律师向宠宠熊公司及吕少华发函,要求其履行合同义务,宠宠熊公司及吕少华均未予理会。宠宠熊公司拖欠上述款项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吕少华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应当清偿责任,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向人民法院依法提起诉讼。

  公告还指出,吉派公司向法院诉讼或仲裁请求,判令被告吕少华立即支付货款10,697,820.90元并支付货款利息358614.62元;支付原告库存产品货款1,130,514.82元;支付原告库存产品包材、辅材款264,341.96元;支付库存产品仓储费(按7,850元/月标准自2017年9月起计算至实际提货之日,暂计算至起诉之日为7,850元)至实际提货之日止;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公告还提到,其已于2017年9月28日收到由芜湖市鸠江区人民法院发出的传票,开庭日期为2017年11月9日。

  对于此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到如今却不得不“短兵相接”,这样“下下策”的无奈局面恐怕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想必熊叔和他的宠宠熊也不希望这样收场。

  雕兄注意到,宠宠熊官方微信微博今日更新了消息《熊叔招募合伙人,宠宠熊特许经营方案持续启动》。面对如此处境的宠宠熊,“特许经营方案”的落地无论能否顺利开展,雕兄看到的是一个不认输的宠宠熊,一个在试图自救的宠宠熊。

  尽管法庭上少了几分人情味,商业上也已成败论英雄,既然困境中的宠宠熊还没有放弃,无论自救还是他救,雕兄愿意相信在宠宠熊身上会发生一个奇迹,宠物行业会发生一个奇迹。

本文链接:http://casabarruelo.com/hounixun/111.html